新聞中心

詳解AI為何在取代工作崗位的同時(shí)還能創(chuàng )造高薪工作

文章出處:本站發(fā)布日期:2019/2/15點(diǎn)擊次數:625

【網(wǎng)易智能訊 2月15日消息】自動(dòng)化的進(jìn)步,尤其是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(shù)的進(jìn)步,是否會(huì )給當今的工人帶來(lái)麻煩。這種爭論每天都在上演,爭論雙方的情緒都很高漲。然而,在過(guò)去,自動(dòng)化創(chuàng )造了就業(yè)機會(huì )的同時(shí)也提高了實(shí)際工資。

人們普遍擔心的是,目前最有可能被技術(shù)所取代的工人,缺乏從事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造的新工作所需的技能,讓我們詳細看看這個(gè)問(wèn)題,那些擔心自動(dòng)化會(huì )傷害工人的人首先指出了很多種工作,將它們從低薪、低技能到高薪、高技能排列。如下圖:

然后他們指出,技術(shù)主要創(chuàng )造高薪工作,如遺傳學(xué)家,如下圖所示。

與此同時(shí),科技摧毀了低工資、低技能的工作,比如快餐店的工作,如下圖所示:

然后,人常常會(huì )提出這樣的問(wèn)題:“你真的認為快餐工人會(huì )成為遺傳學(xué)家嗎?”

他們擔心,我們將面臨大量系統性的永久失業(yè),因為沒(méi)有掌握相關(guān)技能的失業(yè)工人無(wú)法勝任未來(lái)的工作。值得注意的是,辯論雙方在這一點(diǎn)上是一致的。毫無(wú)疑問(wèn),技術(shù)摧毀了低技能、低報酬的工作,同時(shí)創(chuàng )造了高技能、高報酬的工作。

那么,故事到此結束了嗎?

作為一個(gè)社會(huì ),我們是否注定要分裂成兩類(lèi)人:一類(lèi)是受過(guò)培訓,在新工作中獲得高薪的人,另一類(lèi)是受過(guò)較少培訓,眼看著(zhù)自己的工作被機器取代的人?后一種人是否因為缺乏訓練而永遠被拒之門(mén)外?

答案是不。

快餐工人能成為遺傳學(xué)家嗎?”個(gè)疑問(wèn)本身就是錯誤,快餐工人不會(huì )成為遺傳學(xué)家。

但是一個(gè)大學(xué)生物學(xué)教授可以成為了遺傳學(xué)家,然后高中生物老師得到了大學(xué)的工作,接著(zhù),代課老師被全職雇傭來(lái)填補高中的教學(xué)工作,一直向下,每個(gè)人都得到了提升。

問(wèn)題不在于那些從事低技能工作的人能否勝任高技能工作。相反,問(wèn)題是,每個(gè)人都能比現在的工作更努力一點(diǎn)嗎?”如果是這樣的話(huà),而且我深信回答是肯定的,那么每當科技創(chuàng )造了一份高層的新工作,每個(gè)人都會(huì )得到提升。

這不僅僅是一個(gè)學(xué)術(shù)理論是西方200年的經(jīng)濟史

200年來(lái),除了大蕭條時(shí)期,美國的失業(yè)率一直在2%13%之間,歐洲的變動(dòng)范圍更大一些,但也不多。

如果200年的失業(yè)率圖表上,讓你們找出裝配線(xiàn)在哪里取代了傳統制造業(yè),或者蒸汽動(dòng)力在哪里迅速取代了動(dòng)物動(dòng)力,或者工業(yè)以閃電般的速度采用電力,你們找不到,它們甚至還沒(méi)有出現在失業(yè)記錄中。

你甚至不用觀(guān)察裝配線(xiàn)就能看到這一切,可以說(shuō),它已經(jīng)連續發(fā)生了200年,每50年我們就會(huì )失去大約一半的工作崗位,這一比例自1800年以來(lái)一直很穩定。

為什么200年來(lái),我們每半個(gè)世紀就失去一半的就業(yè)機會(huì ),但這一過(guò)程從未導致失業(yè)?因為它不僅沒(méi)有造成失業(yè),而且在此期間,我們在工資上漲的背景下實(shí)現了充分就業(yè)。

在一半的工作崗位不斷被摧毀的情況下,工資怎么可能上漲?

原因很簡(jiǎn)單,因為新技術(shù)總會(huì )提高工人的生產(chǎn)力,它創(chuàng )造了新的工作崗位,如網(wǎng)頁(yè)設計師和程序員,同時(shí)摧毀了低工資的累人工作,當這種情況發(fā)生時(shí),一路上每個(gè)人都會(huì )得到一份更好的工作。

我們現在的情況和過(guò)去沒(méi)有什么不同。技術(shù)的本質(zhì)一直是創(chuàng )造高技能的工作和提高工人的生產(chǎn)力,這對每個(gè)人來(lái)說(shuō)都是好消息。

人們經(jīng)常問(wèn)我,他們的孩子應該學(xué)習什么以確保他們將來(lái)有工作,我通常說(shuō)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問(wèn)題。如果我帶著(zhù)現在所知道的一切,回到80年代中期,我在高中能學(xué)到什么為今天做更好的準備呢?只有一門(mén)課,而且不是計算機科學(xué),而是打字,誰(shuí)能猜到呢?

偉大的技能是能夠學(xué)習新事物,幸運的是,我們都有這種能力。事實(shí)上,這是我們作為一個(gè)物種的獨特能力。在我的日常工作中,我所做的主要是多年來(lái)我學(xué)到的技能。以我的經(jīng)驗,如果你問(wèn)所有級別的人,你想要一份更有挑戰性的工作來(lái)賺更多的錢(qián)嗎?”幾乎所有人都同意。

這就是我們今天共同走到今天所付出的努力,是我們前進(jìn)所需要的一切。

(選自singularityhub 編譯網(wǎng)易智能 參與毅力)